您当前的位置: 人大履职 > 监督工作 > 正文

激活“冬眠”的科技成果

——省人大调研组来厦调研《福建省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条例》

 
来源:厦门人大杂志
      
2017-07-14 09:26:00
      
字体大小:[大][中][小]
5094038

  文/周  芝

  科技成果转化,喊了好多年。一边是大量涌现的科技创新成果,一边是业内仍在喊转化真的很难。

  近年来,国家省市先后出台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政策法规,我市也围绕贯彻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不断创新工作思路,优化政策环境,建立健全制度,加强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工作。虽然取得不少成效,但科技成果转化难依然是科技创新路上的一大“拦路虎”。

  近日,省人大《福建省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条例》立法调研组一行,在厦门召开《条例》修订立法调研座谈会,并实地调研。业内希望,通过此次修订,各方心协力,破解症结,完善政策衔接和配套措施,激活大量“冬眠”的科研成果,促进其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现状:成果转化率较仅为10%

  厦门科易网科技有限公司是专门为技术转移提供全流程服务的平台企业。“我们在这领域已有十年的从业经验,聚集了不少科技资源。”科易网董事长林国海说,目前,平台上的科技成果有26万件、专家14万名、企业120万家、合作的院校院所上千家。

  然而,科技成果成功转化的有多少?林国海直言,不高。科易网的网上交易,去年有10亿元的交易额,但科技成果转化所占的比重却只有9%左右。 

  “全省全国基本都是这样的情况。”一位业内人士说,目前,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仅为10%左右,我省的数据也差不多。

  一家高校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很多科技成果都被“束之高阁”,躺在院校的抽屉里睡大觉。“科技成果经不起这么‘冬眠’,如果没及时转化应用于现实生活,这一觉睡下去就完蛋了,很快就过时,之前投入的大量研究经费也等于打了水漂。”

  一边是大量的经费投入大力鼓励科技创新,一边是大量在“冬眠”的科技成果,另一边却是较低的成果转化率。厦门多家企业向记者表示,这些年一直很注重和高校院所的合作,但最终发现科技成果转化真的很难。

  症结:很多科技成果不对企业“胃口”

  调研中,参加调研会的许多单位和企业指出,我省科技成果转化还有诸多困难,主要是科技成果转化十分漫长、缺乏激励和保障,科研目的与企业脱节等。那么科技成果转化的症结到底在哪里?

 

  症结一:科技成果与企业需求脱节。

  厦门一家高科技企业负责人直言,有很多科技成果确实很先进,国内领先甚至世界领先,但主要问题在于,市场潜力、推广价值不太适合成果转化,跟企业的需求也有脱节,不能较好地解决我们需要的生产技术问题。

  “事实上,无论国家还是省市层面,早就在不断强调科技成果要以市场为导向,但这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后面有太多现实难题。”一位业内人士说。

  比如,很多科研成果承担的是国家战略层面的任务,是不计成本的,制造出一张高科技的床、一把椅子、一个杯子,但成本很高,转化很难,企业要考虑市场销路问题,真给转化了,卖得出去吗?

  但这并非全是科研人员的错,多位高校院所有关负责人对记者直言,科研工作跟企业生产的特点不一样。科研大多是任务导向型的,追求创新,要追世界第一,每发表一篇文章都要去查清,必须是世界上没有人发表过的才可以。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很多获诺贝尔奖的成果,大多都是不计成本难以转化的,但它代表了最先进的水平,代表了科技进步。

  “不过,也有不少科研人员在课题设计时,就没有多思考转化的问题,怎么容易拿到课题就怎么设计。”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和当前科技人员、高校老师的考核评价激励机制有相当大的关系。目前,科研人员的评价体系职称认定,主要看研究成果,看其发表的论文数量,很多科研人员申报项目就是为了获奖和评职称,而非解决某个生产技术问题。

 

  症结二:漫长的“死亡之谷”,风险难担。

  “科技成果从实验室走进工厂,到生产线,再到最后成为产品大量走向市场,还需要经历很复杂的中试。”一位业内人士说。

  厦门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张军把这个过程称为“死亡之谷”,他说,高校的科研成果一开始拿出来,到最后企业认定可以见到效益,中间需要翻越很多死亡之谷,这个过程很艰难、漫长。他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已持续研发17年的生物医药项目,投入经费已将近两亿元,企业与高校都给予了各种支持,但目前还没有看到市场回报,“看到馅饼,看到希望,但果子还没有咬到。” 

  这并非个案,而是常见现象。投入大量资金,经过漫长等待,甚至十多年,也未见花开,没有收效,在中试过程中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

  “这个风险,谁来担呢?这是个现实难题。”一位业内人士说,不少企业不愿承担这个风险,最好是能够明确看到成果了才愿投入,这导致科研人员很为难,没经费,我做不了,也不愿做了。 

 

  建议:发挥专家的智力优势

  经过认真的实地调研和座谈,对于如何激活我省科技转化成果,助力建设机制活、产业优、百姓富、生态美的新福建,调研组收集到了许多真知灼见。

  建议一:人才为重,倡导科研与企业共建。

  “在高校和科研院所,最宝贵的资源并不是成果,而是科研人员本身。科易网去年10个亿的交易额里,91%是专家用他们的能力,为企业解决问题之后,产生的人力交易。” 科易网董事长认为,科技创新、技术成果转移,最核心的应该是充分释放科研人员的能力,从原来的关注项目转向关注人,发挥专家的智力优势。  

  中科院城市环境研究所科研与合作处处长陈伟民建议,可以吸收企业家、投资者参与到早期的科研选题的论证,以及科研项目的立项,鼓励科研人员向企业家、投资者开放科学研究和实验过程。同时,倡导科研组织与企业共建技术团队,合作解决技术的工程化、产业化和市场化的问题。 

  建议二:调整指挥棒,完善评价激励机制。

  考核评价体系,是很重要的指挥棒。企业的考核评价体系不是自己说了算,由市场决定,市场认证的价值高就值钱,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和高校院所科研人员的考核评价完全不是一套体系,各自的指挥棒不一样,引导的方向必然不同。要提高科技成果的转化率,调整指挥棒很重要。

  “厦门理工学院正按照国家分类指导的原则,在探索一种更完善的评价方式方法。”厦门理工学院产学研融合处处长严滨说,比如在职称评定方面,增加了研发型教授一类,主要看其服务企业、服务社会的能力,考核其研发的项目是否解决了企业的技术问题,是否为企业带来经济效益。

  针对高风险的中试环节,不少业内人士建议要破解体制机制的桎梏,采用更灵活的方式,激励资本进入。同时,完善激励机制,覆盖整个成果转化的链条,目前一般的科研经费大多是鼓励基础研发的,之后的成果转化环节就没有支持了。

  建议三:修订条例,完善操作性强的实施细则。

  在不少人大代表看来,破解科技成果转化率低,需要从制度层面寻找突破口。

  今年,省人大常委会将《福建省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条例》的修订列入今年的立法工作计划。省人大常委会委员何强建议,条例的修订一定要契合当前现状,这么多年来,为什么转化率还很低,效果不理想,要针对问题去修订。国企民企、大中小企业,对科技转换的成果,表达方式,实现模式都千差万别,条例的修订应该把大的管住,细的小的进行方向性引导。

  市人大教科文卫委主任委员李虹认为,除了法规,还需要操作性强的实施细则,用一系列配套政策来完善。政府也要搭建更有效的平台,使全社会的技术创新能够实实在在的落地。

版权所有:厦门市人大常委会  闽ICP备11010411号

技术支持:厦门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地址:中国-厦门 邮编:361000

电话:0592-2891222  邮箱:xmrd@xmrd.gov.cn

手机网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机构设置 人大公报 人大概况 各区人大 站内检索